游戏
您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 > 游戏下载 > 电玩城 > 如何正在电子逛戏里修制自然记录片?

如何正在电子逛戏里修制自然记录片?

如何正在电子逛戏里修制自然记录片?
类型: 电玩城 大小:
更新: 2020-05-17 16:21:28
标签: 电玩游戏
下载:次
安卓版下载
苹果版下载
如何正在电子逛戏里修制自然记录片?扫一扫下载到手机

  无论一款电子游戏忠实还原现实生活,还是饱含魔幻色彩,其虚拟世界里通常都有许多奇异的动植物。这些元素甚至吸引了一些“纪录片制作人”进入游戏世界冒险,不仅是游玩,他们还用镜头捕捉美丽的自然风光和各种珍稀生物。

  你知道吗,《命运2》中泰坦的海洋凹坑深处有一座神秘巨像□□□,体型最大的蛾类栖息在月球地底的峡谷中。与《命运2》相比,《荒野大镖客:救赎2》的生态系统当然更逼真,你甚至有机会拍下熊崽初学猎捕雄鹿,或狼群围杀落单野牛的画面。

  桑尼·埃文斯(Sonny Evans,网名8bitsonny)就是这样一位纪录片制作人,在YouTube网站上,他的频道非常受欢迎。埃文斯会拍摄各种游戏里的自然奇观,不过大部分素材来源于Rockstar Games的作品。

  “两年前我搞了一场恶作剧□□□□,围绕《GTA Online》中不同类型的活跃玩家制作了一部游戏内的纪录片。我把那些玩家称为洛圣都的生物,为他们的日常生活和习惯写了些大卫·爱登堡式的评论□□,觉得这很有趣。”

  大卫·爱登堡是英国生物学家□□□□,他为人所知主要是因为英国的各档科普类电视节目。从上世纪80年代的纪录片《生命之源》开始□□,到近年来为人熟悉的《蓝色星球》《地球脉动》,60年来,他制作的自然纪录片不计其数。循着大卫·爱登堡的足迹,随着时间推移□□,埃文斯将注意力转移到了Rockstar新作《荒野大镖客:救赎2》上。

  “在《荒野大镖客:救赎2》中,我会运行游戏□□,然后开始四处走动,机会就来了。”埃文斯说,“这就是Rockstar开放世界游戏的美妙之处——你不需要寻找冒险,冒险似乎会找到你。拍摄纪录片就像一件水到渠成的事情。”

  与此同时,洛蒂·范金克尔(Lotte van Ginkel,YouTube用户名“Kimber Prime”)一直对游戏世界里的细节感兴趣。作为一位有生态学背景的视频制作人,她很想探索《命运2》中的各种奇特动物。“有一回□□,我听到附近传来呱呱声,留意到了一只小青蛙。从那以后,我就在游戏里发现了越来越多的动物。”她解释说。

  起初,洛蒂只想花时间漫游“命运”系列里的星球,看看究竟能够找到多少不同物种,后来,她决定将自己的发现记录下来。

  “刚开始我只打算制作一份动物列表,例如《命运》里的前十大动物。随着我发现的动物种类越来越多,我决定进行更深入的研究,将它发展成一部完整的自然纪录片。”

  怎样制作游戏内的纪录片?埃文斯和洛蒂采用的方法并不完全一样。在打开《荒野大镖客:救赎2》前,埃文斯已经很清楚自己希望采用哪种基调。“我早就想制作一部荒野西部的纪录片了,想把事实与虚构、幽默风格相结合。”埃文斯说,“所以,如果我谈论牛仔生活,那么某些话确实经过了考证,或者是一些有趣的事实上——通常是好朋友维基百科告诉我的。但大部分言论完全是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,目的就是逗大家一乐。”

  为了寻找制作纪录片的素材□□,埃文斯经常骑马穿越《荒野大镖客:救赎2》里的虚拟平原,他只要看到任何有趣的内容就会开始录制□□,后续再编写补充剧本。

  另一方面,当洛蒂在“命运”中寻找自然界里的未知生物时□□□,她会与几个朋友交流,询问他们是否了解。“我会在网上寻找其他玩家已经发现的动物,然后花几天时间探索每颗星球上的每个区域,尽最大努力找到所有动物。”

  “我爱看自然纪录片□□□,所以□□□,我的剧本跟大卫·爱登堡的风格很像,内容丰富、切合实际□□□□,同时也会带来一点乐趣。”洛蒂说□□□,“我一直很喜欢创意写作□□,但最近没有太多尝试□□,现在是继续学习的好时机。”

  在拍摄过程中,埃文斯和洛蒂会对剧本做一些细微调整□□,有时还会邀请朋友客串叙述者。

  埃文斯指出,他偏爱那些美术风格让人愉悦的游戏,例如《战地1》《绝地求生》《堡垒之夜》和“GTA”系列。这些游戏都配备了一整套编辑工具。

  “如果某款游戏拥有真正的编辑工具□□□□,例如Rockstar编辑器或《堡垒之夜》的回放模式,那么我肯定会花时间研究。我仍然在耐心等待《荒野大镖客:救赎2》添加编辑器□□□,因为真的希望将镜头靠近动物,以展示Rockstar对动物行为的细节研究。《荒野大镖客:救赎2》的问题是□□□□,它拥有丰富的细节□□,但很容易被人忽略□□□□,因为我们总是忙于厮杀。”

  洛蒂更倾向于研究游戏里的动物,因为她对虚拟野生动植物有天然的好感□□□□,最近就被《生化危机5》(2019年登陆Switch)迷住了。不过□□□□,除了在游戏世界中拍摄纪录片之外,她还希望在未来探索“其他形式的电影项目”。

  “我对命运有一些想法,但由于游戏不支持相机模式,并且在我完成首部纪录片后不久□□□,开发商修复了玩家不用开枪的小故障,继续制作更多内容是个挑战。”洛蒂说□□□,“但我热爱命运,所以今后既会寻找其他游戏,也要继续想方设法围绕命运制作内容。”

  还有个问题:为什么这些纪录片制作人更愿意在电子游戏的虚拟世界,而非现实生活中磨练技艺□□?“当我看到人们与我的视频互动、被逗笑,或者他们因为发现大部分信息不实而生气时,我总是非常开心。”埃文斯说□□□,“不过更重要的是,许多玩家真的喜欢这些用游戏创作的纪录片,他们在观看时能够暂时忘记现实生活中的种种不快。”

  洛蒂说□□□□,《命运里的生物》(Creatures of Destiny)纪录片最初只是她的一个业余项目,目的是锻炼自己的视频编辑技能。

  “我做视频已经有一段时间了,但此前从来没有接触过这类项目。我需要写一个庞大的剧本,从游戏中找出精准的镜头,还要让同伴参与进来玩家们的反馈非常积极□□□□,我很高兴看到这么多人喜欢它,这显然会激励我制作更多的电影化视频。”

  “我也希望看到其他人将我的概念往前推进,因为每个人的想法都不一样。如果我能够鼓励更多人采用这种形式创作纪录片,那我就太开心了。”

  为了满足拍摄纪录片的需求,洛蒂经常需要以一些奇怪的方式玩游戏。她还记得自己在打团队副本时的一幕情形。“我在水晶上蹲了几分钟,盯着与我狭路相逢的几只飞蛾这样一来□□,我的一位队友就只能独自对抗所有巨型怪物□□,而我本该去帮他的。我听到他朝我的方向大声喊叫,已经垂死挣扎了,但我还蹲在那儿□□□,仿佛什么都没发生。”洛蒂回忆道。

  从某种意义上讲,这些另类玩法也反映了游戏世界的独特之处。“如果我可以给其他玩家一个建议□□,那会是放慢脚步。”埃文斯说□□□□,“花些时间探索,不要走得太快了。你应该尝试享受游戏开发者希望带给你的快乐。”

  “我制作了一段视频,一部纪录片□□□,想看看能否在《荒野大镖客:救赎2》的地图里自由漫步。这个愚蠢的既定目标迫使我和朋友们放慢脚步,欣赏沿途风景,获得了最棒的游玩体验。通过制作那段视频,我对电子游戏有了新的认识。”

游戏截图